完美体育

主办单位:完美体育科学研究总院有限公司、中国完美体育学会学术期刊工作委员会

国际出版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Daniel Kulp: 维护出版伦理, 期刊应该怎么做?

2022-01-12   来源:科学通报

  COPE主席Daniel Kulp博士.png

COPE主席Daniel Kulp博士


近年来, 随着一系列学术不端事件的曝光, 学术出版中的伦理道德问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在维护出版伦理的过程中, 期刊应当执行哪些操作? 发挥怎样的作用? 在访谈中, 国际出版伦理道德委员会(Committee on Publication Ethics, COPE)主席Daniel Kulp博士介绍了COPE在相关领域的一系列工作, 尤其是它们为期刊、编辑、审稿人等相关方制定的一系列操作指南. 按照COPE的建议, 期刊和相关机构将可以更加规范和有效地处理各种类型的学术不端行为, 构建起更加健康的学术出版环境. 本文由Kulp博士在中国科学院学部第121次科学与技术前沿论坛上的报告整理而成, 中文稿已由COPE工作人员确认.

  

  一、COPE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Kulp: COPE成立于1997年, 已经有近25年的历史. 它最初是由一些医学编辑发起的非正式集会, 以讨论出版道德方面日益严峻的问题, 后来逐渐发展壮大. 目前, COPE的会员已经覆盖全球各地以及几乎所有的学术领域, 我们的会员包括期刊编辑、出版商, 以及其他的相关机构和个人等. COPE向会员提供出版伦理相关的教育资源、行动指南等, 也可以在有争议的问题上给出中立的专业意见. 我们希望可以通过这些行动来引领学术出版中的道德风尚, 建立起健康的出版文化, 让出版伦理与道德相关的措施成为出版生态中的常规组成部分.

  

  二、COPE为会员提供哪些服务?

  

  Kulp: COPE的主要工作集中于我们在2017年重新整理的10条“核心行动”, 针对其中的每一条, 期刊和出版商都应当有稳健的、描述清晰的、公开可查阅的处理流程和措施, 才能在出版伦理道德方面达到最高标准. 这些核心行动分别是: 学术不端行为的举报、作者与贡献者的确认、投诉与申诉、利益冲突、数据与可重复性、伦理监管、知识产权、期刊管理、同行评审, 以及发表后的讨论与更正.

  

  对于核心行动中的每一条, COPE都为会员准备了翔实的参考资料, 包括正式的行动指南、处理流程图和在线教育资源, 以及可供查阅的非常丰富的真实案例库. 会员可以在COPE组织的网络研讨会中提出自己遇到的真实案例, 并获得专业的建议. 除此之外, 我们还会提供许多其他服务, 具体的情况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中找到.

  

  三、有哪些常见的学术不端行为? 期刊应当如何应对?

  

  Kulp: 学术不端行为形式各异, 而且正变得日益复杂. 除署名、伪造、涉密、剽窃等方面的问题外, 对同行评审过程的大规模操纵也呈上升趋势, 这其中又涉及引用操纵、审稿人欺诈和论文工厂等问题.

  

  剽窃是长久以来的普遍问题. 偷窃他人的思想和文字、将他人辛勤工作的成果占为己有已经不仅仅是出版道德的问题. 然而, 剽窃中的自我剽窃行为, 或者更准确一点说, 文本再利用, 却是更难处理的问题. 研究者应当如何恰当地使用自己的思想和文字? 显然, 重复发表研究成果是有违学术道德的, 但是在具体的案例中, 重复使用的内容有多少, 重复使用的是什么类型的内容, 是研究方法、研究结果, 还是研究的结论, 我们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进行细致的处理. BioMed Central与COPE合作制定了一份针对文本再利用问题的处理指南, 其中含有具体的处理流程, 可以帮助编辑们根据实际案例中再利用的数量和类型、是否注明出处、是否涉及版权问题、文章是否已经出版, 甚至结合文章出版时的出版文化规范, 做出适当的处理. 总体来说, 并不是所有涉及自我剽窃的文章都需要撤稿, 但是这也并不是说, 对于所有的文章, 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勘误就可以万事大吉.

  

  对出版过程的大规模、系统性操纵也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过去几年, “论文工厂”受到了很多关注, 很多期刊和出版商都被牵扯其中. 论文工厂出现的根源在于研究者发表文章的压力越来越大, 科学家需要发表论文才能升职加薪. 甚至许多临床医生也需要发表文章, 才能在医院中获得职位, 推进自己的职业生涯, 而对于他们来说, 从事科学研究既非必要, 也不是他们的职业理想. 因此, 其中的部分人很容易为了实现目标而走捷径, 花钱请论文工厂代写文章并代为投稿. 这些文章常常与真实的研究成果非常相像、很难识别, 要对每一篇文章进行识别和审查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工作, 尤其是, 有些期刊或出版商可能会收到成百上千篇这样的投稿. 不过, 有些伪造痕迹还是有迹可循的, 比如, 它们可能含有伪造的图片, 可能有从非英文文章中翻译并剽窃的文本, 作者可能会推荐并不存在的审稿人等. 许多出版商已经非常重视这一问题, 不仅加大对自身投稿的审查力度, 而且积极开展同行交流, 努力寻找对文字和图片进行更有效审查的方法. COPE将继续与各出版商合作, 提高编辑人员的敏感性, 并制定指南和统一的政策, 以更好地识别论文工厂产出的稿件.

  

  此外, 对影响因子等期刊指标的操纵也日益普遍和复杂化. 对引用的操纵已经不是新鲜事, 有些作者会过度自引, 也有些审稿人或者期刊编辑会要求作者引用特定的文章, 才同意发表其投稿. 当然, 审稿人和编辑推荐的文献也可能是完全合理、有益于提升稿件质量的. 但是, 当任何一方, 无论是作者、编辑还是审稿人, 以利己为目的要求额外引用无关文献时, 就违反了出版道德. 期刊必须为作者和审稿人制定关于恰当自引的规定, 而在出现不正当的引用操纵时, 期刊应当有处理这些问题的清晰操作规程.

  

  四、审稿人应该在维护学术道德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Kulp: 同行评议是出版过程的核心, 在保证学术诚信中扮演重要角色, 所有参与者都应各负其责, 遵守道德准则, 而审稿人是这个过程的中心角色, 作用重大. 但是, 目前许多审稿人对于自己应负的伦理责任尚不明确. 为此, COPE为审稿人制定了伦理指南和基本准则, 如果审稿人能够遵循我们推荐的最佳操作, 就可以有效规避违反道德的情况, 也可避免在文章出版后再进行处理和补救.

  

  无论哪种形式的同行评议, 公开、单盲、双盲或者三盲, 都是基于信任的. 我们愿意相信大部分的参与者都是遵守道德的, 但是, 总会有一些人偏离轨道、不守规则. 我们认为, 更加透明、公开的同行评审过程可以让许多不端行为无处藏身, 在早期就被识别出来.

  

  五、我们应当如何理性看待撤稿?

  

  Kulp: 近年来, 论文撤稿量逐年上升. 有些人认为, 这说明期刊加强了对论文的审查. 然而更多的迹象表明, 期刊和出版商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维护科研伦理和学术道德. 撤稿是对科研文献的更正, 可以避免其他研究者在不可重复的研究结果上浪费精力和资源, 因此, 它应当被看作是出版生态中可以接受的一个组成部分. 撤稿不应被自动打上耻辱的标签. 如果作者犯了可以被理解的错误, 并肯花时间去承担责任、进行改正, 那么我们应给予称赞而非谴责. 当然, 有欺诈或类似行为的人应该承担相应的后果. 但是很多撤稿都出自诚意, 不应一律被看作惩罚.

  

  六、维护出版伦理道德是一项复杂的工作, 除了COPE之外, 还需要其他机构, 以及所有研究者和学术出版从业者的共同努力.

  

  Kulp: 没错, 出版伦理道德是整个学术和出版群体的问题, 需要整个群体的共同努力. COPE和STM(国际科学、技术和医学出版商协会)、NISO(美国国家信息标准协会)等组织都建立了合作关系, 这几个组织在许多问题上可以形成互补关系, 共同推动问题的解决. 例如, STM有一个工作组, 专门研究能够识别图片伪造与复制的技术, 以及识别跨国一稿多投的方法, 这些技术在打击论文工厂等方面非常有用, COPE可以将这些技术纳入我们的指南, 并辅以相关的讨论. 而NISO作为行业标准的制定者, 可以将COPE的指南和建议扩展为出版界可以应用的标准. 我们正在与NISO合作, 制定不同类型撤稿的分类标准.

  

  此外, COPE也在努力扩大会员的覆盖面, 希望发展更多研究机构(如大学、研究所等)会员. 当我们自问谁应为学术文献的可靠性负责时, 我们想到的常常是期刊和出版商. 但是大学等科研机构所扮演的角色也很重要, 它们应该教育科研人员, 并调查违反伦理道德的行为. COPE希望能够促进期刊、出版商与大学之间的交流, 让大家携起手来, 为提高学术出版的质量和道德标准共同努力. 出版伦理道德不是局部性的问题, 而是整个学术出版行业所面对的整体性问题, 我们的对话和努力才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宫在芹

特别声明:

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今日专家

2000年毕业于燕山大学工业自动化专业,2000年至2006年在工业控制技...

亮点论文

2019年,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简称自然科学基金委)启动基金改革试点工作[1,2]. 2020年, 自然科学基金委各学部全面开展优化学科布局的工作, 促进构建“源于知...

今日企业

主办单位:完美体育科学研究总院有限公司 中国完美体育学会学术期刊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2015 完美体育科学研究总院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青年沟东路完美体育大厦 邮编:100013
  技术支持: